尤努斯的“三零世界”,推动社企比赚钱更快乐
作者:卫哲
2020-01-14
摘要:社会企业成为全球新显学,这股浪潮吹向世界各地。正如尤努斯所言,这世界问题还很多,没关系,我们会解决它。

尤努斯是2006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。自他得奖后,他在孟加拉创办的格莱珉银行(Grameen Bank),又被称为“乡村银行”或“穷人银行”,瞬间暴红。

在2006年的诺贝尔奖颁奖典礼演说上,尤努斯第一次向全世界指出,他所做的是“社会企业”(Social Business)。从此,这个概念成为全球新显学,这股浪潮近几年也吹向世界各地。

为了推广社会企业理念,2010年起,孟加拉尤努斯中心每年都在尤努斯生日当天,举办全球年会,前七届均在孟加拉举行,由于参与人数逐渐增加,去年走向海外,于印尼举办,今年则来到泰国。

今年主题为“赚钱很快乐,但帮助别人快乐会超级快乐(Making Money is Happiness; Making Other People Happy is Super Happiness.)”,强调推动社企,比自己赚钱更让人快乐。

对尤努斯而言,年会就像是他的年度家庭聚会,因此他非常重视,全程坐在场内聆听。

社企始祖:良心贷款,助人翻转命运

从2006年得奖至今13年,尤努斯的社会企业版图,早已不仅是一家银行,除了自创30多家社会企业,并与不少知名全球大企业合作。

他也倡议在全球各大学内成立尤努斯社企中心,以推广社会企业的研究与实践,并扶持青年创办社会企业。至今全球已有76所大学成立。另外,尤努斯本人也积极与联合国、奥运等国际型大小组织合作,将社会企业的理念,融入各项国际活动中。尤努斯与他推动的社会企业,已经变成一种信仰,他一定会在历史留名。

其实尤努斯创办社会企业,已超过40年。1976年他创办的格莱珉银行(Grameen Bank),就是全世界最早的社会型企业。该银行提供孟加拉妇女微型信贷,让被传统银行视为拒绝往来户的她们,得以发展小型事业维生,进而脱贫。

格莱珉银行的起源是尤努斯碰到一个村庄妇女,因为向高利贷借钱,从此陷入困境,该村子共42个妇女有同样困境,加起来共借了27美元。他自掏腰包,给了这群妇女27美元,还了高利贷。并且跟他们约定,之后若赚钱才还,不需利息,这群妇女果然顺利还钱,翻转了命运。

跟传统银行不同的是,格莱珉模式的借款人不需要任何抵押品、不用签署任何文件,就能获得贷款。就算日后未能偿还贷款,也没有法律追讨。宛如诚实商店版的“良心贷款”。

此外,他们只借款给女性。尤努斯相信女性是家庭重要力量,帮助女性就是帮助一个家庭。

1995年起,格莱珉银行已经不需要举债,亦不再需要接受外界赞助基金。至今超过3000家分行,在孟加拉超过8万个村庄里,都有营业据点,有超过2万名员工。并有高达97%以上的放款回收率。

成功秘诀:订定16项借款人公约

大家都想不通,没有资产、没有储蓄、没有抵押品、没有介绍人,在传统银行观念里,还款风险极高的一群穷人,为什么能创造如此成果?

当全球金融机构都以为,格莱珉银行到底有什么风险管控的秘诀。格莱珉中国总裁高战说,根本没有秘密,“一切都写在尤努斯为格莱珉银行设计了16点决议(16 Decisions)里。”

这16条等同于所有借款人的集体公约。每人都要会背。每次在中心会议上要共同宣读。人人都把公约写下来,回家挂在墙上,时时提醒自己。若是不识字的人,就把公约内容画成图。

有趣的是,没有一条公约在提醒会员要按时还钱。讲得都是生活习惯和改变观念。

比如,要随时随地遵行并推动格莱珉银行“纪律、团结、勇气、勤劳”四项原则;不住在破烂的屋子里、要修缮房屋;要大量食用蔬菜;保持小家庭状况,节省开支,注意健康状况;让子女接受教育;保持环境干净;建造并使用公共厕所;喝煮沸的水;不收嫁妆、不童婚;互相帮助;投入社会福利活动等。

高战解释,格莱珉模式真正的关键,是让贫穷的人懂得重视家庭,照顾子女,等到教育、居住环境、健康都改善后,自然提升尊严,拥有更好生活。

过去十年来许多国家都想复制格莱珉模式,连美国也不例外。2008年格莱珉美国银行(Grameen America)从纽约皇后区杰克逊高地的一家分行开始,截至2017年3月,已在全美12座城市有19家分行,会员人数超过8.6万人,累积放贷金额超过5.9亿美元,偿还率达99%,许多人甚至是无证移民。

多年来,尤努斯陆续开创各种社会企业,解决孟加拉的问题。例如开办格莱珉电话(Grameen Phone)公司,把移动电话引进孟加拉。电信公司雇用乡村妇女为“电话小姐”,成为村里唯一拥有移动电话的人,当地居民如果需要与外界联系,便向电话小姐租用几分钟的移动电话。最高峰时雇用近50万名孟加拉妇女,让她们赚额外收入。随着移动电话在孟加拉普及,“电话小姐”才功成身退。

拯救人类:携手企业,解决庶民困境

但孟加拉需要做的事情实在太多。例如孟加拉村落缺电,尤努斯便成立格莱珉夏地再生能源公司,在各地装设太阳能面板系统,解决缺电问题。到2017年服务户数已超过180万。

其他包含食品、农业、服饰、医疗、健康照顾、软件科技,还有负责投资新创等,解决各种社会问题的格莱珉事业纷纷诞生。

格莱珉也与跨国大型企业成立合资公司,发扬社会企业。

像与法国食品公司达能(Danone)合资,在达卡北部乡镇设立工厂,生产名为能量优格(Shakti Doi)的产品,由全脂牛奶制成,含有蛋白质、维他命、铁、钙、锌等重要营养素的优格,价格几乎是成本价,仅为孟加拉达卡币10元,相当于美元12分,销售给孟加拉偏乡家庭营养不足的儿童。

也与法国最大的水处理及输送公司威立雅集团(Veolia)合资设立社企,将干净的饮用水输送到孟加拉的村落。

在这么多行动的背后,最重要的一个运筹帷幄总部,是在孟加拉的尤努斯社会企业中心(Yunus Centre)。

2006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,尤努斯秘书处(Yunus Secretariat)随即诞生,负责发扬尤努斯的思想。两年后,更名为尤努斯中心(Yunus Centre),负责与各国联系,推动格莱珉集团相关活动。

这中心主办每年两大关键活动。一是每年举办社会型企业年会,每年在尤努斯生日这天齐聚一堂。二是每年11月的全球社会型企业高峰会(Global Social Business Summit),着重各项研究报告和未来计划。两次活动都聚集全球相关人士与机构。

近几年尤努斯提倡“三零世界(Three Zeros)”,零贫穷、零失业、零净碳排放。但自从1976年推动社会企业至今,他认为,“还有很长路要走!”

今年年会闭幕致词,他站上舞台喊话,“我们已经从小苗长成树,但这不够,还要让树长得更大,更大,”他说,如果你还没有想到其他方法可以拯救世界,那就来做社企!

他的结语铿锵有力:这世界问题还很多,没关系,我们会解决它。

热门文章